抗战中的悲情:上阵前战士想看女人身体

当前位置:大发登录 > 大发登录 > 抗战中的悲情:上阵前战士想看女人身体
作者: 大发登录|来源: http://www.diggiawards.com|栏目:大发登录

文章关键词:大发登录,相看如弟兄

  二十九军大刀的名声是赵登禹将军率领部队一刀一刀,刀刀见血,跟日寇砍出来的威名!赵登禹是山东菏泽人,身高1.90米,只读过两年私塾, 13岁时拜当地著名拳师朱凤军为师,经三年苦练,习得一身好武艺,寻常十几人近不得身。16岁时,赵登禹与哥哥赵登尧和两个好友一起步行九百多公里,到陕西临潼冯玉祥的第十六混成旅当了一名不发饷的副兵。

  在一次训练时,冯玉祥听说赵登禹武艺了得,令他与自己比试摔跤,结果赵登禹将冯玉祥连摔三跤。当众“出丑”的冯玉祥大喜,让赵登禹到身边当了卫士。一次部队在山下练兵,突然从林间蹿出一只猛虎。战士们都惊呆了,不知如何对付这只凶兽,却见赵登禹大吼一声,赤手空拳和老虎搏斗,几下重拳后就将那虎打得软瘫下去。这时战士们都围上来帮忙,一阵拳打脚踢,将虎打死。后来冯玉祥闻知此事十分惊讶,亲赐赵登禹“打虎将军”的称号。自此,赵登禹的军旅生涯开始辉煌起来,凭着军功和冯玉祥的栽培,赵登禹从班长、排长、连长、营长、团长、旅长一路擢升,30岁就当上了师长。在1930年爆发的中原大战中,冯玉祥的西北军失败,被张学良改编为第二十九军,赵登禹的二十五师被缩编为一○九旅,他也由师长被“缩”为旅长。

  喜峰口夜袭战的胜利,使赵登禹和他的大刀队名声大振,路人皆知。当时的政府为表彰赵登禹的奇功,给他颁发了最高勋章,并将一。九旅扩编为一三二师,重新“升”其为师长,授中将衔。赵登禹的女儿赵学芬一直保存着两张翻拍的赵登禹在喜峰口战役期间的照片:一张是全身戎装照,左腿打着白色绷带,身左有一行小字注释“左腿受伤后,自告奋勇,由左翼潘家口夜袭敌营之赵旅长登禹”,身右有一句赵登禹的话带着引号“肢体受伤,是小纪念,战死沙场,才算大纪念”;另一张是半身戎装照,照片下的文字为“三十七师一百零九旅旅长新升一百三十二师师长赵登禹”,显是刚被嘉奖提拔后摄作纪念。

  “九·一八”事变之后,赵登禹一直主张抵抗日本侵略。赵登禹率领的一○九旅调到北平附近,进行训练,以备应战日军。1937年4月,他由北平南苑返山东菏泽县老家省亲,并准备招一个120人的学生队。他应菏泽县3所学校的邀请,给学生们讲话,鼓励他们好好上学,有了知识保卫国家,抗击日本侵略。他很有信心地说:“日本人的武器比我们的好,但我们有大刀,我们一定会奋力抵抗的。”他的讲线日,日寇借口寻找一名失踪的士兵,向卢沟桥进攻,中国军队奋起自卫,抗战爆发。99岁的当年老兵王世江回忆,8日下午,日军在战车、装甲车掩护下冲锋,距阵地前三四十米的时候,营长一声令下,枪声大作。“当时心里这个痛快啊!可赶上了!”“换大刀片,上!”战士们甩掉帽子,挥刀出击。“日本鬼子最怕大刀片了。刺刀要两手握,可大刀一手砍,还腾出一只手来,更加灵活。”他说,这一次交锋,敌人败退。11日凌晨,吉星文团三营营长金振中率大刀队与另一个增援营一起出发。凌晨2时,双方在铁路桥激战,19岁的大刀队员陈永一个人就砍死13名日本兵,生擒一个。那日本兵魂飞魄散,跪地求饶。集合号响,大刀队员仍不集合,四处可见举着大刀追赶日本兵的血人。大家忽视了清扫战场,隐匿之敌用手榴弹炸断金营长的下肢。经过两个小时激战,日军一个中队被全歼,大刀队大部阵亡,铁路桥被收复。

  7月26日,赵登禹奉军长宋哲元之命,赶赴南苑,和副军长佟麟阁共同负责北平防务。7月28日凌晨,日军集中三个联队步兵、一个联队炮兵和三十多架飞机,向仅有七千兵力的南苑军营总攻。赵登禹率部与日军血战六小时,在敌人飞机大炮的轰炸扫射下,伤亡惨重。战至中午,宋哲元命令赵登禹率部向大红门集结。佟、赵的撤兵计划被汉交给敌军。战斗很快杂乱无序,撤退中,他们遇上埋伏的日本兵。当赵登禹乘坐的汽车行至大红门御河桥时,突然遭到了日军的机枪扫射,赵登禹身中数弹,血流满身。他对身边的传令兵说:“我不会好了,军人战死沙场是本分,没什么值得悲伤的。只是老母年高,受不了惊吓,请你们替我安排一下,此外我也没别的心事了。”说完,一代抗日名将停止了呼吸,年仅39岁。

  赵登禹牺牲后,战斗依然在继续,士兵草草将他掩埋在高梁地里。这里的战事结束后,二十九军和一三二师的一些士兵将他的遗体转移到龙泉寺,装殓起来,怕敌人破坏,没敢写名字。这样,遗体在龙泉寺里一存就是9年。抗战胜利后,赵登禹和一些二十九军抗日烈士的遗体被迁葬于卢沟桥畔。当时二十九军驻守卢沟桥的时候曾说过,二十九军宁作战死鬼,不作亡国奴,卢沟桥是二十九军的坟墓。遵照这个意思,赵登禹和与他一起战斗过的弟兄被葬在了这里。

  1937年7月31日,国民政府颁布褒奖令,追赠赵登禹为陆军上将,“生平事迹存备宣付史馆”。抗战胜利后,赵登禹将军和二十九军抗日烈士的忠骸迁葬于卢沟桥畔。1946年,北平各界举行公祭赵登禹仪式,在北平命名了“赵登禹路”,以志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中央人民政府给赵登禹将军的家属颁发了由主席签署的烈士证书。赵登禹是为数不多的同时受到国共两党共同褒奖的将军之一。

  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抗日热情的喜峰口之战后,日军将领连连哀叹,此役丧尽“皇军的名誉”。日军在退回承德后,追悼阵亡将士时宣称,这是日本军侵华以来,“前所未有的耻辱”。日本一家报纸评论说:“明治大帝造兵以来,皇军名誉尽丧于喜峰口外,而遭受六十年来未有之侮辱。”

  日军自侵占东北以后,所遇抵抗轻微,夜间都是脱衣而睡,警备松懈,嚣张狂妄至极。经此次打击之后,日军人人都和衣持抢睡觉,甚至还有人晚上都戴着钢盔,以防被砍头。这次战斗开创了大刀队夜袭日军的先例,沉重打击了日军的嚣张气焰,自“九·一八”以来久受丧师失地打击的国人为之大振。何香凝先生一连作了好几首诗颂扬二十九军的战绩,其中有《大刀赞》,说:“大巧若拙用大刀,大新若旧国术高。伏如猛虎进如猱,十步以内敌休逃。”

  二十九军大刀队的英雄事迹传遍祖国各地,极大地鼓舞了全国军民的抗日热情,更深深地震撼了在上海投入抗日救亡运动、当时年仅23岁的麦新。他眼前出现了一幕幕大刀队挥舞大刀与鬼子拼杀的壮烈场面。这位年轻作曲家心潮澎湃,热血沸腾,突发灵感,产生创作冲动,一首《大刀进行曲》就此诞生。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抗战的一天来到了,抗战的一天来到了!前面有东北的义勇军,后面有全国的老百姓,咱们二十九军不是孤军。看准那敌人,把它消灭!把它消灭!冲啊!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杀!”这就是《大刀进行曲》,它的副题为——献给二十九军的大刀队。

  随着抗日战争的全面展开,《大刀进行曲》中“二十九军的弟兄们”改成了“全国武装的弟兄们”。“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成了一个民族在危亡中发出的呐喊。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