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荣桓元帅之子罗东进:父亲是个让人一眼就看透的人

当前位置:大发登录 > 大发登录 > 罗荣桓元帅之子罗东进:父亲是个让人一眼就看透的人
作者: 大发登录|来源: http://www.diggiawards.com|栏目:大发登录

文章关键词:大发登录,相看如弟兄

  罗东进中将(以下简称罗老)是开国元帅罗荣桓(以下简称罗帅)之子,1939年2月14日出生在山西省长治市常村。罗老出生时,正值抗日战争艰难时期,罗帅正准备随军赴山东抗日,便给他取名东进。

  罗老毕业于哈军工导弹系,退休前曾担任二炮副政委。罗帅的辩证哲学曾对他产生过深远的影响。都说罗帅府家风好,在中国成立100周年之际,82岁高龄的罗老接受了红船编辑部专访。

  盛夏季节,罗老的院子里花草茂盛,枝头上挂满了青色的果子。据工作人员介绍,罗老性格开朗,日常生活很规律,只是从今年初开始,视力大不如以前了。当我们进入房间时,罗老已经从楼上缓步走到了客厅。

  今年7月1日,罗老与众多老一辈革命家后人一起,应邀参加了“中国成立100周年庆祝大会”活动。当天上午,他在观礼台与党共同见证了百年辉煌的历史时刻,习总书记的讲话让罗老心潮澎湃。

  罗老对红船编辑部说:“旧社会有钱人修桥补路,大灾之年开设粥棚为的是为了福佑自己的子孙。新时代,我党扶贫工作组下到基层,驻扎在一线不图回报,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经过全党不懈奋斗,初步实现了全民脱贫,党没有辜负对人民的承诺。我出生在抗日战争时期,是吃过一点苦的人,深知今天的幸福来之不易。看着我们党在百年内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让我怎能不心潮澎湃!”

  红船编辑部了解到,罗老参加庆典活动回来后,于7月11日组织了一次特殊的家庭聚会。他把家族中男女老幼近50口人召集在一起,作了“传承革命家风”的主题演讲。回忆了从1948年进京以来,跟随父母辗转移居多个地方,用亲身经历向家人讲述了红色传承来之不易,家人在他言语引导下一幕幕往事浮上了心头。虽然罗老的视力大不如前,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乐观的心情。说起自己的视力不好,罗老风趣地说:“我现在就和老爷子一样,也快瞎了。”一句话,引得家人哄堂大笑。

  自从罗老视力不好,便很少看书了,看党史题材的电视剧成为他学习党史的重要形式之一。2021年6月25日,央视黄金时段播出历史题材剧《大决战》,但这部老戏骨云集、战斗场景宏大、人物关系错综复杂的大剧,播出后似乎没有取得预料的火爆,对这部剧罗老有自己的看法。

  罗老说:“我是认真看了电视剧《大决战》的,剧组利用艺术的手法、艺术的语言,依次再现了三大战役的线集大篇幅详细描述了辽沈战役的经过,让人们认识到了这场战役在解放战争中的重要作用。辽沈战役打响时我十岁左右,那些参与战争的解放军指战员我是见过的,并且与他们有过近距离接触。电视剧《大决战》中的人物让我感觉很真实,这些人物形象唤醒了我的记忆,仿佛把我带回了那个年代。可见,他们是下了大功夫了解历史的。”

  蒋介石为彻底消灭和我人民解放军,1948年9月,连续调遣重兵在东北与解放军展开大决战。如果说济南战斗拉开了解放战争的序幕,那么辽沈战役则奠定了我军取得全面胜利的基础。

  “在事关国共两党、两军的生死的较量中,装备和实力远高于解放军的军,在战斗中一次次失败,难道是他们不懂军事吗?事实证明,参与解放战争的军指挥官,都是经过院校培训出来的高级军事将领,每一位都是身经百战,有丰富的大兵团作战指挥经验。”罗老说。

  中共中央审时度势攻占锦州,彻底粉碎了敌人的战略企图,改变了我军被动战局。并不死心,为救援锦州进攻塔山,敌军将领信誓旦旦,认为塔山无险可守,国军依仗船坚炮利,此战必能一举拿下锦州门户。

  在海陆空交叉火力猛烈进攻下,我军一次次失去阵地,又一次次从敌人手中夺回来。电影《大决战》的确是经典,但因受时间限制,这些细节都难以表现出来,即使想到了,也不得不删繁就简、忍痛割爱。

  塔山地形,既没有塔,也没有山,只不过是一个只有百十户人家的小村庄。但这里却是阻止援助锦州的咽喉。之所以坚定地认为我军不可能守住塔山,正是这里无险可守的地势。不仅是如此认为,就连我军总司令朱德等高级将领,也认识到了固守塔山的艰难。然而,在这场事关锦州胜败的阻击战中,我军不仅守住了塔山,而且彻底打掉了军的嚣张气焰。

  罗老感叹地说:“我军靠什么取得了塔山阻击战的胜利?靠的是我军‘支部建在连上’的优良传统,靠的是战前修筑坚固的坑道工事,靠的是指战员发起的诉苦运动,靠的是人民群众不遗余力的支持。”历史证明国共两党、两军大决战,并非输在财力、武力上,而是输在民心向背,蒋介石选择站在了人民的对立面。

  “我也认真看了网上对电视剧《大决战》的很多评论,发现不仅是一部分年轻人不懂,甚至有许多中年人也不懂这段历史。还有一些‘军迷’,自认为对军事了解甚多,实际上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不仅错误解读了历史,还对正确的军事知识妄加评论,这恰恰表现出了其不懂军史的肤浅。”罗老说。

  据罗老介绍,有位军迷看到电视剧《大决战》里出现了日耳曼坦克后,表示自己根本看不下去,认为剧组是在胡编乱造。这样的军迷充其量只知道那是一辆德国产的坦克,却不懂得为什么德国的坦克会出现在中国的战场上。他们认为在那个时期,中国根本不可能有日耳曼坦克。但事实是,蒋介石在取得美国援助之前,军事顾问里面有很多都是德国的高级将领,军许多先进的装备都是从德国进口的,日耳曼坦克的出现实属正常。

  另有人说电视剧《大决战》的军事顾问,不如电影《大决战》的三位军事顾问水平高。应当让电影军事顾问来指导电视剧。罗老笑着说:“电影《大决战》的确是经典之作,三位军事顾问都是我党、我军的高级将领。苏静中将1997年11月28日去世;海军副司令员杨国宇少将,2000年4月在北京去世;张震上将也在2015年3月去世,他们如何来指导电视剧《大决战》呢?”

  据了解,电视剧《大决战》的两位军事顾问都是我党、我军公认的军史专家。郭芳同志为大校军衔,是军事科学院军队政治工作研究院研究员,长期从事军史研究,对三大战役研究得极为透彻。另一位军史顾问徐平同志也是大校军衔,他曾任解放军后勤学院学术研究部研究员,学术态度严谨考究,在军衔、军服研究领域造诣甚深。

  罗老表示:“创作人员是认真读了三大战役历史的,也是根据历史史实进行创作的,剧中不存在历史虚无。他们是通过留下的真实历史材料、革命文物,来了解那个时代的工人、农民、士兵,了解当时社会背景的方方面面。”战争的残酷是无法再现的,电视剧拍得再好,也难以完整全面地表现出战争的场景。电影《大决战》为了精益求精,只能删繁就简。电视剧《大决战》篇幅相对得到了扩充,但也不可能把每一场战争的细节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罗老还发现,一些网友转帖甚至不看内容,只是为了转发,不论是非对错。对此种转帖行为他表示很不理解。对于年轻人学习党史,罗老认为还是应当系统的学习,他说:“肤浅化、碎片化的学习党史,只能成为主席所说的‘山涧里的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不懂党史,就不能客观真实地看待问题,遇到问题难以分辨是非,只能随波逐流、人云亦云。这不就成了主席所说的‘墙头草,风吹两面倒’吗!”

  说起父亲,罗老回忆道:“父亲性格内向,他评价自己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指战员,是一个经历了战争的幸存者。在大家的心里,他是一个诚实的人、厚道的人,是一个让人一眼就能看透的人。为此他也吃过很多亏。”罗老为我们讲述了一件在大革命时期,发生在罗帅身上的一件囧事。

  1927年8月下旬,军队由北面向通城逼进。通城、崇阳农民自卫军在罗帅等人的率领下向修水转移。当晚在麦市宿营,凌晨时分遭遇了地主武装的突然袭击,经过激烈的战斗,人员损失惨重,仅剩下了三分之一。

  “我父亲提着箱子,里面装了二三百块大洋,重量有20多斤。他一个书生,平时手不能提,肩不能扛,再加上视力不好。刚走了十几里路,就热得口干舌燥。下午,在翻一座大山时,有两个农军弟兄跑到他面前,指着他提的箱子说:‘师爷,我们来帮你扛吧。’父亲摇摇头说:‘不用,我自己可以提。’一个农军疾步向前夺箱子说:‘师爷您是识文断字的人,哪里提得动,还是我们帮你扛吧。’他看这两个人很面熟,知道是农军队伍里的弟兄,挡不住他们连说带抢,箱子就被他们拿过去了。傍晚时分,等队伍到达修水县桃树港宿营时。父亲立即去找那两个农军弟兄,发现这两个家伙拿了箱子早就逃之夭夭了。”罗老笑道。

  据了解,1937年5月,罗帅对夫人林月琴说起过此事的教训:“那个时候,思想单纯得很,以为大家都是来革命的,都是一样的同志嘛。其实,并不都是来革命的。混饭吃的,找出路的,大有人在。那个时候,我们都是秀才造反,脱不了书呆子气。一个知识分子要成为坚定、老练的革命者,不经过一番磨炼是不行的。”

  资料显示,罗荣桓元帅是思想的忠诚实践者。对此,罗老表示:“他跟随主席是很自然的,他佩服能把深刻的马列主义与中国的实际相结合,并且能深入浅出地讲出来,他的话让工人、农民、士兵都能听得懂。”

  纵观我们党和人民军队革命历史征程,如果说,南昌起义塑造了人民军队的“形”,那么,三湾改编无疑熔铸了人民军队的“魂”。而保证这支军队军魂永驻的一项重要原则和制度,就是以同志为主要代表的,中国人的一个伟大创举——把支部建在连上。

  习总书记也曾说过:“支部建在连上是我军的优良传统,也是党领导军队的重要原则和制度,落实好这一重要原则和制度,对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对推动基层建设全面发展、全面过硬,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罗老说:“三湾改编时,我的父亲是特务连党代表,他与同志有过密切的接触。工作中以毛主席为榜样,在途中花大力气从事发展党员的工作。行军时与士兵拉家常了解情况,物色培养了十几个发展对象。在江西省遂川大汾,一天晚上,在一间阁楼里主持了新党员入党仪式。他特意把主席请过来参加仪式并讲了话。毛主席的话深入浅出,战士们非常爱听,‘支部建在连上’就是发展的这一批士兵党员逐渐落实起来的。”

  罗帅后来也回忆:“三湾改编实际上是为我军带来了新生,正是从这时开始,确定了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当时如果不是同志英明地解决了这个根本性问题,那么,这支部队就不会有政治灵魂,不会有明确的行动纲领,旧式军队的习气,农民的自由散漫作风,都不可能得到改造。其结果即使不被强大的敌人所消灭,也只能变成流寇。”

  “三湾改编支部建在连上对当今社会的影响依然很大,从支部建在群众中间、支部建在企业、支部建在楼上等等,很多地方都能寻找到‘支部建在连上’的影子。”罗老说。

  1963年12月16日,罗荣桓元帅的心脏停止了跳动。当天晚上,正准备在中南海颐年堂听取汇报十年科学技术规划的得知消息后,提议大家为罗荣桓元帅默哀。

  评价说:罗荣桓同志是1902年生的。这个同志有一个优点,很有原则性,对敌人狠,对同志有意见,背后少说,当面多说,不背地议论人,一生始终如一。一个人几十年如一日不容易,原则性强,对党忠诚,对党的团结起了很大的作用。

  12月19日,亲自前往北京医院向罗帅遗体告别。据其身边人回忆,回去后,追忆了从秋收起义起同罗帅的交往。他把这些往事和工作人员交流,时常悲痛不能自已。

  据罗老介绍,一天深夜,主席吃了两遍安眠药仍无法入睡,他坐在书桌前,顶着药力强打精神,颤抖的手紧握铅笔,缓慢地写下了《吊罗荣桓同志》:

  “主席写完这首诗后,应当是不满意,看了几遍后,随手把它丢进了字纸篓,护士长吴旭君把主席的手稿捡出后保存了下来。直到1978年9月9日,主席逝世两周年时,《七律·吊罗荣桓同志》这首诗在《人民日报》正式发表。此前,我们家里人根本不知道有这首诗。”

  关于这首诗的解读有很多,特别是“战锦方为大问题”和“斥鷃每闻欺大鸟”等句,解释更是五花八门、说法不一。罗老认为“战锦方为大问题”比较准确的说法应当是攻打锦州。“如果说济南战斗拉开了解放战争反攻的序幕,那么辽沈战役锦州之战则奠定了解放战争全面取得胜利的基础。至于‘斥鷃每闻欺大鸟,昆鸡长笑老鹰非。’是毛主席有感于我父亲的敦厚老实,在工作中维护团结的一种谦让的态度。”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