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诗|白居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杯之外且莫思量

当前位置:大发登录 > 大发登录 > 读诗|白居易:人生得一知己足矣一杯之外且莫思量
作者: 大发登录|来源: http://www.diggiawards.com|栏目:大发登录

文章关键词:大发登录,向后唯残六七行

  《十二月二十三日作,兼呈晦叔》 唐 白居易 案头历日虽未尽,向后唯残六七行。 床下酒瓶虽不满,犹应醉得两三场。 病身不许依年老,拙宦虚教逐日忙。 闻健偷闲且勤饮,一杯之外莫思量。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白居易作于大和六年(公元832年)的十二月二十三日,当时白居易已经60岁高龄,在河南尹任上。

  今日正好也是农历十二月二十三日,这句“案头历日虽未尽,向后唯残六七行”,读来特别有感触。书案上的历书虽然没有用尽,但向后也只剩下六七行、六七页了。

  腊月二十三,也是中国北方传统的“小年”,而南方大部分地区的小年通常是“腊月二十四日”,小年最主要的活动是祭灶神。祭灶神是汉族传统节日,长期以来都是在腊月二十四这一日。

  后来到了清代中后期自雍正年间开始,帝王家于腊月二十三日祀神,为了节省开支,顺便把灶王爷也拜了,于是北方民间纷纷效仿。

  而南方远离政治中心,所以至今大多数地区还是将小年定为腊月二十四日,而船家(水上人家)则大多数是在腊月二十五。这便是俗语“官三民四船家五”的由来。

  小年也被视为忙年的开始,意味着人们开始准备年货、扫尘、祭灶等,准备干干净净过个好年,表达了一种辞旧迎新、迎祥纳福的美好愿望。

  不过,在白居易生活的年代,祭灶神还是在腊月二十四日。也许,正因如此,腊月二十三日,这一日诗人并没有开始忙年,而是酒瘾犯了,写下了这首诗并送给他的朋友“晦叔”。

  “晦叔”是谁呢?便是白居易的好朋友崔玄亮,字晦叔,官至礼部尚书。性雅淡,好道术,不乐趋竞,久游江湖。

  崔玄亮比白居易大四岁,是位刚直的官员,与白居易性情相投、皆善抚琴,也平生嗜酒。所以,这诗像极了“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那般的友人约酒诗。

  “床下酒瓶虽不满,犹应醉得两三场”,诗人白居易果然是酒鬼一枚,似有收藏空酒瓶于床下的怪癖,再醉得两三场,这酒瓶估计就塞满了吧。

  酒瓶虽空,但余香犹存,一床底的酒瓶余香叠加起来,必然是酒香浮卧室,酒气伴人眠,这样的境界绝非一般酒徒矣。

  当然,此句也可以理解为:床下的酒瓶虽然不满,但还是够醉个两三次的。可是无论如何理解,白居易一生嗜酒成性是有公论的。

  他除了号“香山居士”,另有自号“醉吟先生”,在其著名的《醉吟先生传》里自叙退职之后“嗜酒、耽琴、淫诗”。

  “病身不许依年老,拙宦虚教逐日忙”,生病了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老些,平生不善为官总是整日里虚忙。

  “闻健偷闲且勤饮,一杯之外莫思量”,趁着身体还强健之时,忙里偷闲多喝点酒吧,除了杯中酒之外的事情就不要多费思量、多伤神了。

  对于喜酒之人,哪怕老病也是阻挡不了饮酒的乐趣的。“闻健偷闲且勤饮,一杯之外莫思量”,不就是李太白说的: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么。

  当然,古人更有“酒逢知己千杯少”之句,白居易和崔玄亮应该便是那样的知己。大和七年,也正是晦叔收到这首诗的第二年,崔玄亮去世,时年66岁。

  崔玄亮去世前留下遗言委托白居易为其作墓志铭,并将自己的“玉磬”琴赠予白居易。

  在古人眼中:“琴之大小得中而声音和,大声不喧哗而流漫,小声不湮灭而不闻,适足以和人意气,感人善心。”

  因此,琴被历代文人们尊崇为修身养性的“雅器”,一张好琴常常被视为一生之良友。临终前,将一生所伴之琴赠与白居易,可见他也是将白居易视为一生的“知音”。

  后来这张琴也确实伴随白居易一生,随他一路迁徙。白居易后来在洛阳寓所作的《池上篇并序》中提到的“博陵崔晦叔与琴,韵甚清”,“拂杨石,举陈酒,援崔琴,弹姜《秋思》,颓然自适,不知其他”,所援崔琴便是这张“玉磬”琴。

  而他的名作《池上篇》描绘的便是自家宅院中弹琴自适之乐。毕竟除了饮酒,弹琴是他晚年生活的第二大乐事。

  崔玄亮去世后,白居易非常伤心,不仅为其撰写了墓志铭《唐故虢州刺史赠礼部尚书崔公墓志铭并序》,还留下了《哭崔常侍晦叔》、《祭崔常侍文》等诗文。

  其中《哭崔常侍晦叔》一篇至今读来,字字深情厚谊,句句感人肺腑。他们曾经约定退休后共同退隐山林的,可是如今一人却失约先行离世。怎不痛哉!

  丘园共谁卜?山水共谁寻?风月共谁赏?诗篇共谁吟?花开共谁看?酒熟共谁斟?吾道自此孤,我情安可任?诗人连用五个问句,悲痛之情溢于纸上。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