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羡林告别式明举行 其子讲述父子俩鲜为人知事

当前位置:大发登录 > 大发登录首页 > 季羡林告别式明举行 其子讲述父子俩鲜为人知事
作者: 大发登录|来源: http://www.diggiawards.com|栏目:大发登录首页

文章关键词:大发登录,想见明膏煎

  2008年11月7日,73岁的季承(右)到北京301医院看望父亲季羡林先生。因人为原因,13年无法见面的一对白发父子久别重逢,喜极而泣 摄/唐师曾

  明早,国学大师季羡林遗体告别仪式将在八宝山革命公墓举行。季羡林最后半年多的晚年生活是“最幸福的”,因为与儿子季承团聚,并相处愉快。

  记者昨日专访季承,问及个中缘由,他先是沉默了一会儿,而后用低沉的声音说起了往事。

  “父亲说和我在一起的半年时间,是他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光。”季承昨日回忆道。

  这半年,始自2008年11月7日,73岁的季承与父亲季羡林在301医院团聚。这一天,距离他们上一次相见,已有13年之久。

  从团聚之日开始,季承开始照顾父亲,那时候季老的身体一直没有大碍,没想到7月11日突然去世。“去世前一天父亲还谈笑风生,思维很清晰。就在父亲去世的前一天,我还在帮父亲按摩胳膊。”

  季承说,这半年间,他和父亲相处得很愉快,亲情得到了实现。“我和父亲在医院里,天南海北什么都说。会谈家事、社会,他过去的历史也谈,话题很广泛。”

  父子决裂,发生在1995年春季承母亲病重期间。当时,季承和父亲闹了家庭矛盾,在气头上的两个人都说了一些狠话,双方连面也不肯见了。

  对于家庭中的事务,季承不愿意再提及。他一再强调,亲情胜过任何是非,父子相见,过去的事情都烟消云散了。

  “这里面有父亲的责任,有我的责任,也有其他人的责任。”季承说,“父母的结合不理想,是旧式的包办婚姻。他不得不接受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季承的母亲彭德华比父亲大4岁,只念过小学,认字不多。季羡林出国或是他们在国内分居两地时,母亲没有给季羡林写过一封信。但在打理季家日常生活上,彭德华却勤勤恳恳,含辛茹苦。对这样一位妻子,季羡林口头上评价颇高,情感上却很平淡。

  在季承看来,父亲没有把这桩婚姻终止是好事,但也带来了很多负面影响。“夫妻俩没有感情,维持下来就有牺牲,有后果,这后果不仅影响到父亲和母亲,也影响了家里每一个人。”

  这期间,季羡林还住在位于北大的朗润园家中,季承要见父亲并不难。季承说,他经常来到朗润园家中,但担心父亲还在生自己的气,不愿接纳自己,他每次只是和父亲的助手李玉洁打招呼,主动避开父亲。

  季羡林最亲密的秘书李峥过世后,他的儿子李小军成了季承联系父亲的渠道。每逢过年过节,季承都会往季羡林最亲密秘书的儿子李小军家里送大量的山东斋菜,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说。李小军自己家里留一部分,其余的便送给季老。季老心知肚明,只是沉默。

  “但是,毕竟父子亲情谁也割不断,后来我和父亲都互相谅解了,希望能见面。然而,就是这个时候,有的人不仅不调解,还从中阻挠我和父亲见面,想垄断父亲、垄断季羡林。”季承告诉记者。

  据其介绍,在2002年父亲住进301医院前,他想见父亲很方便。在2002年后,他再想见父亲时,确实受到了“某些人”的阻挠。

  季承说,父亲住院后,他多次去医院,和李玉洁多次交涉,希望能见到父亲,都没能如愿。

  “有一年的冬天,我在外面等了两个小时都没能进去,他们就是不让进,即使李玉洁病倒之后,我仍旧见不到父亲。”季承说。

  李玉洁于2006年下半年突发脑溢血被送进医院,此后,杨锐接替李玉洁,开始负责照顾季羡林。

  季羡林身边的工作人员为什么要阻挠他和亲人见面?季承说,原因并不复杂,季羡林因为高深的学术造诣和对文化事业的杰出贡献,被誉为国宝,如果能把国宝掌握在手中,肯定将收获巨大的利益。

  在季承看来,季羡林身边的有些人正是出于这些不纯的目的,在帮他打理着一切,甚至包括阻挠他和亲生儿子见面。但是,季承不想具体说出其中的原委。

  友人牵线月底,季承从网络上看到一则让他吃惊的新闻——《谁盗卖了季羡林的藏品》,文中称季羡林的藏画被盗,已流入拍卖市场。文章配发的照片上,老父亲披着一件睡衣,干瘪瘦削的双手张开来,看神情,似乎正在讲述什么。

网友评论

我的2016年度评论盘点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